奇書小說網 諸神共主 第467章 冷意宗遇危

諸神共主 第467章 冷意宗遇危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jzogtp.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個冷意宗的少年在瞬息之間便施展出來了兩招絕學,可謂是兩大神通合二為一,如果是一般金丹境修行者,絕對應付不過來。

    可是葉巴賜是什么人?無相之境,更是能夠一戰飛升境的存在,雖然沒有真正與飛升境修行者一戰,但是他擁有兩大天地法則,絕對擁有那種實力,欠缺的只不過是一種實戰經驗而已。

    面對少年的攻擊,葉巴賜連打算還擊的心思都沒有,實在是對手太弱了,這個冷意宗的少年在他的眼中可以說是處處都是破綻,稍微搖擺便可以閃躲過去。

    “嗯?”見到這個與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少年居然輕而易舉便閃避了過去,使得自己連對方衣物角落都沒有碰觸到一絲,這個冷意宗的少年心中可謂震撼來形容,他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相同境界的人能夠做到這一步,哪怕是一般元嬰之境的天驕,都很難在這一招之下躲避過去。

    面對自己這瞬間發難,就算是元嬰強者,也只能選擇正面硬抗,可是如今,這個少年居然毫發無損,甚至于說躲避自己的攻擊不費吹灰之力,太過于輕松了。

    “冷!”突然之間,在之前瞬間變化之后,這個冷意宗的少年口中忽然發出一聲驚天長嘯,一個冷字從其口中喊出,不,這一聲就算說是咆哮都毫不為過,一聲而出,遠處高山積雪都不由震落了一絲,若是威力再大上幾倍,很可能會出現雪崩。

    “嗯?有點意思。”葉巴賜面對這個冷意宗的少年,這一刻心中不由感到一絲好奇,那是因為這個少年的發聲方式,與一般天地法則神通或者說是仙法古術截然不同,似乎是一種將神魂意念融入真元,但卻又沒有完全融入其中,而是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

    但正是因為這種狀態,使得少年這一聲吶喊咆哮產生的威力非同小可,讓葉巴賜心中產生一絲好奇。

    葉巴賜也清楚,天地之間無奇不有,無數修行者在無數年代之中創造出來的功法神通,那是真的推陳出新,思維渙散,從任何一個角度出發思考,其實為的將是將天地法則的威力提升到一個最大的程度,只要沒有人能夠破解,那就是一種無敵術,很明顯,葉巴賜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施法方式。

    哪怕是以前所遇到的寒九重,言語之間出道法,仙法古術隨手拿捏,也絕對沒有這種威力,要知道,此人就是一個小宗門的弟子,不過一個金丹境,但他卻憑借這一招生生擠入二流宗門核心傳人之列,甚至于說是在一流宗門內都能夠占有極為高的地位。

    這是一種實力的體現,葉巴賜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絕對是一個奇才,不知怎么的,這一刻的葉巴賜心中起了一種惜才的意念,那就是想要將這個少年聚集到自己身邊,從而學習更為高深與強大的神通,提升實力,將來絕對是一大臂助。

    “好了。”見到這個與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在面對這一個冷字時居然無動于衷,冷意宗的少年終于罷手了,因為他意識到,就算自己實力再提升十倍,也絕對不可能是這個少年的對手,其實力簡直就是深不可測。

    “我不是你的對手。”冷意宗的少年這一刻態度稍微變的好了許多,相比之前來說,這一刻的他對于葉巴賜起碼是沒有了任何敵意。

    “這就對了,你能夠明白這一點,我還是很欣慰的。”葉巴賜點點頭,“實不相瞞,我神魂意念籠罩之下,就算你們整個宗門的人一起出手,也不過是我隨手之間就能解決的事情而已,不要覺得話難聽,只是我沒有必要那樣做而已,來到這里,確實就是為了了解一些關于北域的消息而已。”

    冷意宗的少年點點頭,他并沒有反駁葉巴賜的話,確實,如果以這個少年的實力,想要滅了整個冷意宗,也不過就是翻手之間的事情,自己目前是金丹初期修為,就算是宗門內的太上長老,也不過才元嬰之境而已,可是剛才,他從這個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比太上長老還要高深莫測的氣息。

    這種氣息他以前感受到過,那是真正的強者,超乎元神境以上的真正高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手段之強,神秘莫測。

    “請進!”少年對葉巴賜作邀請狀,這是要邀請葉巴賜進入宗門內。

    葉巴賜笑了笑,說道:“那就多謝了。”

    葉巴賜也不客氣,直接大搖大擺的進入了冷意宗的山門,可是當葉巴賜進入山門之后,抬頭便見到一行數十人站在不遠處的廣場之上,而為首的便是一位老者。

    “老朽意不老恭迎公子大駕光臨我冷意宗!”一位老者,元嬰之境,親自迎接,帶領整個冷意宗數十名弟子,恭恭敬敬站在冷意宗的宗門廣場之上,在這之前,但凡達到金丹之境以上的修行者都見到了葉巴賜的實力,面對金丹修行者,那是真的閑庭信步,玩弄于股掌之間,不費吹灰之力,所以這位冷意宗的太上長老親自出關。

    “諸位客氣了。”葉巴賜拱手還禮,哪怕他的修為達到了無相之境,媲美飛升境修行者,可是該有的禮儀他還是會遵守,不會因為自己的實力高人一等就能夠為所欲為,就能夠不敬前輩等。

    從內心深處來說,葉巴賜還是是一個遵循規矩的修行者,不會因為種種而壞了禮儀。

    “公子不知如何稱呼?”這位冷意宗的太上長老拱手之間詢問,哪怕他是元嬰之間修行者,可卻也絲毫感受不到這個十五六歲少年的實力深淺,在他的感應當中,這個少年時而如怒海天濤,時而又風平浪靜不起波瀾,氣息時而磅礴如深淵,時而卻又如和風飄絮,讓人如沐春風。

    “在下葉巴賜,來自南域天清圣地,師從藥神。”葉巴賜同樣恭敬回道,并沒有因為這位元嬰境的老人對自己恭敬而覺得理所應當。

    “葉公子乃人中龍鳳啊。”這位冷意宗的太上長老恭維一句,而后又是一聲嘆息,“葉公子其實不必在意我們冷意宗對您的態度,實則是我們冷意宗目前遭遇了大麻煩,一個不好就是滅宗之局啊。”

    “相見即是緣分。”葉巴賜也并不在意,說實話,這種小宗門所面臨的滅門之威又能強到哪里去呢?不說別人,自己就能辦到,“長老不必憂心,既然今日葉某來到這里,若真有麻煩,相信葉某人也能左右一下局勢。”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250计划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