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東晉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不奪百姓活命糧

東晉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不奪百姓活命糧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jzogtp.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崔逞的眼中兩行熱淚流下:“陛下對我崔逞一家,確實是存亡繼絕之恩,我崔逞無以為報,只有肝腦涂地,用這一腔熱血,效忠于陛下了。”

    拓跋珪嘆了口氣:“好吧,崔太守家里困難,拿不出軍糧,朕可以理解,只是以崔先生之見,現在我軍糧草不濟,盧刺史的范陽糧草,只怕也要旬日之后才到,那有何良策,可以解我大軍這半月的糧草問題呢?”

    崔逞勾了勾嘴角,說道:“陛下這些時日里除了河北的幾個大城無法攻克外,基本上整個后燕的州郡,都落在陛下的手中,可是陛下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為何占了整個河北,卻仍然會鬧糧荒呢?”

    拓跋珪沒有作答,一邊站著的一員勇將,正是有黑槊將軍之稱的于部大人于粟單,沉聲道:“因為慕容氏燕賊可惡,他們不敢與我軍正面交鋒,卻早早地退保各個大城,臨走之前,把府庫都搬了個底朝天,只扔下一堆沒吃沒喝的漢人百姓給我們。就象這信都城,慕容鳳跑了,他的軍隊也潰散一空,可是城中六萬百姓,卻扔給了我們,這廝逃跑前還放了把火,把四十萬石軍糧都燒了個干凈,老天真應該降個雷劈死這沒天良的雜碎!”

    于粟單說到恨處,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痰,然后重重地一腳踩上去,仿佛是要去踩慕容鳳。

    拓跋珪點了點頭:“崔太守,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我軍看似攻陷了大量的地盤,但是糧草卻是沒有獲得,非但如此,城中的百姓,還要我們發放軍糧安撫,本來我們這次出兵河北,準備了四十萬大軍半年之糧,可是現在打下來,非但沒有從敵軍手中得到糧草,還要再喂養兩百多萬漢人百姓,這就是我軍糧草急劇消耗的原因。崔先生,可有良策化解?”

    崔逞平靜地說道:“這些情況,微臣來之前就有所了解,之所以問陛下,就是想讓陛下思考一下,河北之地,所有的糧草,難道都進了燕國的倉庫嗎?他們若是真有本事搜刮百姓的所有存糧,那為何不征丁暴兵,與大魏決一死戰呢?”

    拓跋珪的雙眼一亮:“對啊,這個問題朕怎么沒有想到?朕不相信河北的漢人百姓真的就家無余糧的,對,他們一定是把糧食全給藏起來了,你是要朕下令,讓他們交出來嗎?”

    崔逞嘆了口氣:“城中的百姓,只怕是真的沒有糧草了,因為進了城之后,所有的糧食都要充軍,然后統一分配,這是基本的軍事紀律和守城組織,陛下應該了解,臣說的,是那些在山野之中的百姓,他們大多數人沒有進城逃避戰火,而是散居在各處,但他們的糧食,也不會有陛下想象的多,亂世之中,往往也只剩下一些救命的口糧而已,陛下名義上說要養河北的百萬生靈,可實際上,真正需要你發放軍糧的,也只是你攻克的州郡大城中的那幾十萬人罷了,真正的十倍以上的百姓,是散布各地,自謀生路。”

    拓跋珪咬了咬牙:“那就讓他們把存糧交出來,這次助我大魏渡過難關,朕可以對范陽百姓一樣,五年內不讓他們交稅。”

    崔逞搖了搖頭:“范陽那里,是有盧刺史這樣的帶頭人,組織百姓結塢而守,他們的存糧,是存了很多年的,所以有積累,而即使是盧刺史,也不可能說是奪了百姓的活命口糧,捐獻大軍,他最多只是把盧氏一族倉庫中的存糧交出,獻給陛下和大魏。”

    拓跋珪看向了盧溥:“是這樣的嗎?”

    盧溥點了點頭:“正是如此,我盧氏一族對于族人和百姓,有不同的稅賦收取制度,一般來說,耕作我盧氏的土地,需要交出五到六成的土地產出,余者可以自留,只是中原這些年來戰亂不斷,即使是不打仗時,也是經常有天災,普通百姓交完這些糧賦之后,存糧已然不多,現在家里能剩下的,多半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救命口糧,若是奪去,只恐他們自己都難以存活了,必然會強烈反抗。”

    拓跋珪的眉頭緊鎖:“這么說來,河北的漢人百姓,沒有糧食來供應大軍了?這可如何是好,難道,我真的要退回塞外嗎?”

    一個虎背熊腰的大將,正是爾朱部落的酋長爾朱羽健,也是魏軍中著名的勇將,吼了起來:“不能退啊大汗,咱們好不容易來這里,弟兄們都不想再回草原受風沙之苦啦。這次若退,下次恐怕再沒有人肯跟隨大汗伐燕啦。”

    安同的眉頭一皺:“爾朱大人,慎言!”

    拓跋珪擺了擺手:“好了,不要再說了,崔先生,你也看到了我兄弟們現在的想法,能不能再想想別的辦法,為大軍提供一些軍糧呢?朕知道,這時候也需要河北人心,不能直接派兵去搶糧,那能不能請你們這些士人出面,說服漢人百姓,讓他們站在大魏一邊,共創基業呢?”

    崔逞嘆了口氣:“陛下,臣剛才說了,那些口糧,是漢人百姓最后一點活命糧,是不能交出來的,面對生死,講再多道理也沒用,臣也是家無余糧,到您這里投奔您,一是因為看清大勢,二是也要找口飯吃,連臣這樣的士人都落到這般光景了,何況普通的漢人農民呢?”

    拓跋珪長嘆一聲:“想不到河北竟然殘破如此,這么說來,除非我攻克鄴城或者是中山,取得燕國的百萬石存糧,不然就解決不了這生計問題了?”

    安同搖了搖頭:“以慕容氏在信都的做法,只怕即使攻克這些城池,也無法取得糧草,他們會在破城之前一把火燒了,反正如果慕容氏的國家滅亡,他們是愿意拖上整個世界陪葬的。”

    拓跋珪咬了咬牙:“那現在怎么辦,難道真的只有逼我分兵到各處征糧嗎?可這樣一來,失了河北人心,有違朕吊民伐罪,誅兇除暴的本意啊。”

    崔逞微微一笑:“陛下勿慮,微臣敢身無一物,兩袖空空地來投軍,就是因為想好了如何解決陛下這燃眉之急,想當年慕容垂起兵之時,也曾經面臨和陛下今天同樣的境地,您可知道,他是如何解決的呢?”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250计划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