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我要做門閥 第八百七十九節 各方反應

我要做門閥 第八百七十九節 各方反應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jzogtp.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并州刺史周嚴,今年四十五歲。

    正是漢家官員上進的年紀。

    周嚴自也不例外,這些年來,他一直在謀求調往長安,出任御史臺甚至是尚書臺的某個關鍵職位。

    這樣,或許在六十歲前,還能有機會,一望九卿之位。

    可惜,這個夢,在最近忽然醒了。

    “韋延年與馬原這兩個混賬!”周嚴氣的將自己最喜愛的漆器都砸了:“他們怎么敢做這樣的事情?”

    勾結馬匪,刺殺一位持節使者?

    周嚴感覺自己要瘋掉了。

    他知道,只要此事傳到長安,他休說升遷了。

    恐怕就連并州刺史的職位都要丟掉。

    更要命的,卻還是之后傳來的種種消息。

    雁門郡太守官邸和郡尉官邸,四百石以上官員,統統被停職。

    善無城豪強近乎被一網打盡!

    傳回來的各種消息都在說,善無城已經被軍管。

    護烏恒都尉的騎兵,全面接管了善無城的一切事情。

    同時,句注軍也被使者持節調動,在各主要道路、橋梁設卡,檢查過往行人的竹符。

    雁門十四縣的主要官吏,統統可能已經被抓。

    若這一切傳言,都是真的!

    那么……

    這就意味著,他這個并州刺史,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

    刺史的職責是什么?

    周嚴記得清清楚楚,甚至那天子親自訓示的刺史六條職責,就掛在他的官邸正廳上。

    而現在,雁門郡以清晰無比的事實,告訴天下人,他這個刺史,連一條都沒有做到!

    這是瀆職,更是赤裸裸的背叛!

    一旦天子得知,恐怕立刻有緹騎上門,拿他去問罪。

    “怎么辦?”周嚴坐立不安的思考著:“我必須立刻阻止那位持節使者這樣胡鬧下去!”

    “我必須去雁門!”

    但……

    “就算去了,又能怎樣呢?”周嚴忽然垂下頭來,沮喪的癱坐在地上。

    那位可是持節使者,天子詔書里說的明明白白的‘全權使者’。

    有便宜行事,相機決斷之權。

    與他相比,自己這個所謂的刺史,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嚇唬一下地方豪強,或許可以。

    但在一位正牌持節使者,還是以侍中持節的使者面前。

    不過是螻蟻而已。

    一劍斬了,長安都不會過問。

    “怎么辦?”

    “怎么辦!”周嚴焦急萬分。

    他知道,現在時間就是生命,一旦對方在雁門郡真的揮舞起屠刀,殺光一郡官員、豪強。

    那么,他這個刺史沒有罪,也是有罪。

    更不提,他自己也不干凈。

    雖然沒有受賄,但卻替雁門郡官吏,掩飾了很多事情。

    而就在周嚴焦慮萬分之時,他忽然接到一封書信。

    而且,是聯名書信。

    看著信上內容,再看著那一個個聯署其中的人名。

    周嚴終于恢復了血色,他當機立斷,叫來家臣,吩咐道:“起我儀仗,車駕,吾欲巡視雁門!”

    “國家律法,天下公正,絕不容強權玷污!”此刻,周嚴表現的就如同一個強項令,剛正嚴明,滿臉正義:“縱使血濺三尺,吾也要力諫侍中不可因怒行事!”

    短短一句話,就已經為此行定下基調。

    殺人可以!

    韋延年、馬原,其罪當誅。

    那些與他們過從甚密的人,也是活該。

    但……

    若有人要強行盡誅一郡豪強、官員,那他就要表演一出‘力諫’‘勸阻’‘固爭之而不得’的戲碼了。

    這樣即使事敗,他也沒有損失。

    說不定,會成為官員楷模,變為當代良心。

    于是,當天,并州刺史周嚴,便驅車攜員,前往雁門。

    出晉陽城時,有上百貴族相送。

    為表決心,周嚴在出城時,甚至吟誦起了《易水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聽得所有在場貴族、官員,都是喝彩:“周刺史,真臣也!”

    晉陽的這些貴族官員,其實和雁門的事情,幾乎沒有關系。

    他們來此給周嚴造勢,純粹是因為害怕、擔憂——天知道那位持節使者會不會殺人殺上癮了,最后來晉陽也玩一波呢?

    誰屁股下面沒有點臟東西啊?

    可沒有人希望這世道,再出現一個王溫舒、義縱、咸宣這種喜歡拿著豪強貴族官員的腦袋當自己的墊腳石的權貴。

    那太可怕了。

    只有少數消息靈通,有著長安情報的權貴,在此時憂心忡忡。

    “那可是張蚩尤啊!”

    “但愿周嚴不是去招災的……”

    知道長安現在格局的他們,非常清楚,真惹毛了那位,晉陽的大家伙一旦被恨上,恐怕將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周嚴卻是雄赳赳,氣昂昂的踏出了晉陽。

    心情愉悅無比,甚至拿著手中的書信,忍不住的哼起了小曲。

    信上的那些人名,就是他此行的膽氣所在。

    那可是上郡、代郡、上谷郡的數十名士、名流。

    雖然沒有儒家的那幾個主要學派的巨頭,都是些詩賦名家、地方名士。

    但這也足夠了。

    …………………………

    樓煩,西河郡與雁門郡的交界。

    此時,一支大軍,正在跨越此地的山巒,進入遠方的平原。

    旌旗招展,玄甲如林。

    正是,續相如率領的長水校尉本部。

    牽著愛馬,續相如登上一座山坡,遠望前方,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總算是走到雁門了!”

    “但愿侍中公沒有等的太急……”續相如說著,心已經飛到了數百里外的善無城中。

    過去十幾天,他帶著長水校尉和跟著長水騎兵的那些拖油瓶們,幾乎是以龜速爬行的模式,跋涉在西河郡的河流與道路之間。

    沒辦法,騎兵行軍,為了保護戰馬,本來就走的很慢。

    一般都是牽著馬走,像伺候大爺一樣伺候那些金貴的戰馬。

    加之,又帶了兩千多拖油瓶。

    而且,隨著行軍的進行,拖油瓶越來越多。

    西河郡本地的軍功貴族子弟、北地、隴右聞訊而來的將門之后,還有那些不知道從哪里聽說了張蚩尤大名,慕名而來投靠的游俠、豪杰。

    到得最近幾天,那就更夸張了。

    大批的商旅,也跟在軍隊屁股后面。

    關中的大商賈們,似乎是聽到了什么訊息。

    都紛紛加入了過來。

    袁家、楊家、王家……

    每一家,都是非常重視,派出了大小馬車、鹿車數百輛,運載著大批商品。

    搞到現在,整支隊伍在馳道上,拉成了一條長龍。

    士兵、士人、商人,延綿十余里。

    引得無數百姓圍觀,吃瓜群眾好奇不已。

    “加快速度!”續相如叫來一個軍官,下令:“今日日暮之前,必須渡過冶水,進抵山陰!”

    “諾!”來人立刻領命,將續相如的命令傳達到全軍。

    于是,這支龐大的隊伍,終于開始提速。

    不過速度嘛……

    也就是比之前,快了一點。

    進入雁門郡境內后,各種消息,立刻涌來。

    “竟有人膽敢刺殺張蚩尤?”續相如聽說此事后,差點沒被空氣噎死:“他是嫌命長嗎?”

    而在長水校尉身后跟隨的商旅與士子們,在聽說了這些事情后,也都樂了。

    “聽說,上郡、代郡、上谷郡,都有所謂名士,寫信苛責侍中公……”韓文召集著他的小伙伴們,在一起議論著:“依我看,這些所謂的名士,恐怕是要遺臭萬年了!”

    其他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竟敢苛責偶像?

    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也不照照鏡子,仔細看看自己的模樣!

    真以為在這塞下寒苦之所,稱王稱霸就以為天下無人了?

    “據說,并州刺史周嚴,已經從晉陽啟程,欲去善無城,打算與侍中公為難!”韓文看著眾人,道:“這個所謂的刺史,腦子大概是壞掉了!”

    “諸君,不若我等,去攔住此人,將他教訓一頓?”

    “兄長所言,正是吾等所想!”眾人紛紛振臂高呼,堅決擁護韓文的決定。

    反正,這一路走來,也都悶的慌,正好去找找樂子!

    至于那個什么刺史?

    放在這并州,或許還算一個人物。

    但在長安,他算個毛啊!

    這種小人物,怎可勞煩侍中公出手呢?

    那不是顯得侍中公很沒面子嗎?

    大家出手,去將他揍一頓就好了。

    反正,他們以前在長安,也沒少揍過從州郡來的狗大戶、土豪。

    于是,大家伙便策馬而出,向著從太原往雁門郡必經的陰館而去,打算就在陰館縣里,將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謂刺史教訓一頓。

    結果,當他們出來后,發現還有數十人,也策馬或者驅車,向著陰館方向而去,一打聽才知道都是與他們有著相同想法的年輕人。

    其中,北地游俠、豪杰、將門之后,應有盡有,甚至有些人的名字,連他們在長安都有所耳聞。

    于是,大家便一拍即合,干脆聯手組了一個小團隊,一起向著陰館方向的馳道而去。

    而商人們,卻比韓文等人還要激動。

    聽說了相關變故后,幾乎所有人都是腎上腺素急速分泌,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善無城里。

    因為……

    他們看到了無限大的商機,聞到了名為五銖錢的香味。

    楊孫氏甚至幾乎濕了,當天就輕車簡從,抄小路直奔善無。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250计划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