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我要做門閥 第一百九十九章 準許

我要做門閥 第一百九十九章 準許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jzogtp.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  “孫臣恭問祖父大人安……”劉進走到殿堂之中,恭身拜著。

    “臣毅恭問陛下圣安,吾皇萬壽無疆!”張越也跟著拜道。

    “免禮……平身……”天子的心情非常好,以至于連聲音都帶著溫暖,讓張越聽著很舒服。

    天子輕輕放下自己懷里抱著的南信公主,親昵的捏了捏小公主的臉蛋,對她道:“南信先去山上玩一會,父皇等下叫張侍中去陪你……”

    小公主聽著,特別開心,拍著小手,就蹦蹦跳跳的在幾個宦官的陪同下出去了。

    這時,張越和劉進也各自在一個侍從的引領下,坐到了兩側。

    看著小公主出了這殿堂,天子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汝等前日呈遞的奏疏,朕已經看過了……”大漢天子的聲音之中都帶著殺意,冰冷刺骨,讓人聞之毛骨悚然:“朕詔爾等來此,就是想問一問,爾等打算如何處置那些蠹蟲?”

    他負著手,身子微微前傾,問道:“是否需要朕派遣緹騎相助?”

    劉進聽著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

    就連張越聞言,也忍不住感到后背發毛。

    執金吾是漢天子的大棒,專錘亂臣賊子,貪官污吏以及一切豪強。

    而執金吾麾下的三百緹騎,就是這柄大棒上最尖銳的突刺,歷代以來,執金吾(中尉)麾下緹騎,全部都沾滿了豪強官僚以及士大夫貴族甚至皇族的鮮血。

    歷代以來,這些緹騎一旦出動,就一定會掀起大獄。

    他們會千方百計的把小案子變成大案子,將大案子擴大成性質嚴重,情節惡劣的反漢反劉集團。

    緹騎只要進入新豐,張越毫不懷疑,整個新豐上下都要被洗一次。

    恐怕等他上任,縣里面的豪強和官吏,就差不多被抓光了。

    而他恐怕也就要變成和王溫舒等人一般的劊子手了。

    劉進連忙出列拜道:“皇祖父息怒……”

    張越也拜道:“陛下,臣以為,情況還沒有遭到需要動用緹騎的地步……”

    天子聽著,臉色才稍有緩和。

    其實,他也有些投鼠忌器。

    畢竟,新豐縣雖然小,但當地生活了太多的高帝從龍功臣之后,歷代以來,更有著大量的宮廷宿衛衛士選擇落戶新豐。

    要是一個不小心,殺的太嗨了,可能會傷及劉氏自身的統治。

    況且,這新豐縣,他已經交給了自己的孫子和自己的小留候去治理。

    怎么處置,是他們的自由。

    作為祖父和君父,他也不太愿意干涉太多。

    若事事都要他去處置,這就違背了他將新豐交給劉進和張越的初衷了。

    雛鷹,總有一日是要展翅翱翔的。

    乳虎也終歸有一天,必須敖嘯山林。

    一如他將關中十縣交給劉據去管一樣,除非劉據搞出大亂子,不然,他就不會隨意的插手其中。

    年輕人,總歸有一天要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

    早面對,比晚面對要好很多。

    “那汝等可有解決的方案?”天子坐下來問道。

    劉進連忙拜道:“回稟皇祖父,孫兒與張侍中及諸臣商議了很久,已經初步拿出了幾個方案……”

    說著,劉進就拍拍手,立刻有著隨從,抬著一個箱子走進來。

    劉進恭身上前,將那箱子打開,露出里面堆積的文牘與圖冊。

    然后,他面向天子,道:“此孫臣與張侍中及諸卿商議得來的方案與計劃,請祖父大人過目……”

    天子瞥了一眼,立刻就發現,箱子里面居然還有著地圖。

    他眉毛一跳,問道:“這些地圖是?”

    “此張侍中謀劃和規劃的新豐水利規劃圖……還有新豐各鄉的水經圖……”劉進恭身說道。

    張越也連忙拜道:“微臣愚笨,不明大義,便只好先修水利,以導百姓,以利生民……”

    天子聽了,卻是龍顏大悅,立刻對左右吩咐:“將長孫和張侍中所獻的堪輿圖錄都掛起來,朕要好好看一看……”

    于是,立刻就有著謁者上前,將張越所繪制的地圖和規劃圖等,掛到殿中的屏風上。

    天子走上前去,端詳著這十余副新豐地圖,一邊看,一邊嘖嘖稱奇。

    心里面更是得意萬分。

    這些地圖,繪制的相當詳細,連新豐的亭里位置也都標注了出來,尤其是在那四副‘延和元年水利建設規劃圖’上,還有文字,仔細介紹了那四條將在今年冬天優先建造的水利工程的規模、長度、預計工程量、耗資以及渠道建成后預期灌溉田畝數量、影響范圍、受益等等。

    幾乎將所有可能的問題都描述的清清楚楚,更讓這位陛下心動的還是描繪的渠道建成后的受益藍圖。

    眾所周知的,這位陛下,生平就難以抵御任何形式的畫大餅。

    特別是當那個大餅被畫的繪聲繪色,色香味俱全時,他就更是沒有絲毫免疫力。

    只是看著這些堪輿,他就已經心花怒放了。

    更別提,在所有地圖的中心,還有一副名為‘新豐五年水利建設規劃圖’的總結圖。

    在這個地圖上,一個個小水利工程,被標注了出來。

    它們被按照時間先后順序,排列于地圖上。

    這些大大小小的工程,足足有數十個之多。

    最終一條粗線,將這所有的工程聯系到一起,并在新豐的低洼地區,還標注了一個類似昆明池一般的人工湖。

    看著這個規劃圖,大漢天子就仿佛看到了五年后,整個新豐所有亭里,全部擁有渠道,而所有渠道最終被串聯在一起,形成一個水利網絡的未來。

    只是……

    天子扭過頭,問道:“進兒、張侍中,爾等打算怎么解決資金問題?”

    這些水利工程,雖然都很小,大部分的影響范圍,只是幾個亭。

    哪怕是最終的那個網絡工程建設,其實也不過是串聯起所有渠道而已。

    但,再小的水利渠道,也是需要巨資的。

    秦國當年為了修鄭國渠,可是停戰十年,將所有精力和資源全部投入進去,才修成的鄭國渠。

    這新豐縣的財稅收入,本來就不多。

    哪來的這么多資金來規劃一個如此宏大的計劃?

    張越聞言,立刻拜道:“此事,正要請陛下嘉恩……”

    “嗯?”

    “臣斗膽,打算用新豐的公田為質押,向關中義商借貸三千萬左右的資金,作為新豐水利設施的啟動資金……”說完張越就緊張的看向天子。

    雖然,他基本上覺得,這個事情不被批準的概率很小。

    但也存在著被駁回的可能。

    天子聽著,卻是笑了。

    只能說,真不愧是自己的留候,連向商家借貸修水利的腦洞都出來了。

    但問題是……

    誰借給他?

    這三千萬又怎么還?

    于是,天子問道:“卿的計劃,與朕仔細說說……”

    “諾!”張越立刻上前拜道:“臣的打算是,先以新豐的七千畝公田為質押,向關中義商借貸三千萬,這三千萬,臣將與之約定,分三十年償還……”

    “利息大約在五分到一成之間,這樣,義商每年都能收回一部分本息,其自己也能得利,而新豐擇獲得了建設資金……”

    “另外,若陛下恩準,臣還打算在關中發行一批總額五千萬錢左右的水利債券,這些債券以十年為期,年息以百七之息,以新豐縣的賦稅收入和鹽鐵收入歲償利息,而本金則在十年期滿后兌換,并且準許百姓以債券繳納賦稅、更賦……”

    天子聽著,感覺挺有意思的。

    “卿在財稅之上,竟也有奇才?”他撫掌嘆息著,道:“若卿早生二十年,朕當年恐怕就不用在白鹿皮幣上栽跟頭了……”

    當年,元鼎年間,為了斂財,他和張湯搞出了白鹿皮幣,作為大額信用貨幣。

    在最初,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

    因為國家財政吃緊,他一看白鹿皮幣值錢,于是就多發了一點。

    再加上,很多列侯貴族,也都在私底下偽造白鹿皮幣。

    于是,沒幾年白鹿皮幣的幣值就崩潰了。

    到現在,他當年發行的白鹿皮幣已經不值一文了。

    如今聽到張越計劃的所謂債券方案,讓他立刻聯系起了白鹿皮幣的失敗。

    或許,白鹿皮幣的崩潰,是因為沒有質押?

    若能保證白鹿皮幣的幣值,若如今白鹿皮幣依然能流通……

    那該多好!

    可惜了!可惜了!

    張越聽著,當然不敢居功,連忙拜道:“臣愚鈍,不過做些拾遺補缺之事而已……”

    “卿謙虛了……”天子笑道:“既然進兒與卿,都已經計劃好,那朕自不會阻攔……”

    他回過頭來,道:“就依照卿的想法去做吧……”

    張越聞言大喜,他原以為天子能讓他質押公田,跟商人借錢就很了不得了。

    至于那債券,只是說說而已,并沒有指望能夠得到批準。

    然而,天子卻是金口玉言,批準了他發行債券。

    這讓張越有些措手不及。

    他可還沒有做好債券發行的計劃,更沒有制定好防偽方案。

    這下子,牛皮吹大了……

    但好在,并不需要馬上就發行,這個債券,甚至可以拖到明年,甚至后年。

    所以,他還是有些時間的。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250计划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