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我要做門閥 第九十二章 建立班底(1)

我要做門閥 第九十二章 建立班底(1)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jzogtp.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建章宮的夜晚,寂靜而安寧。

    只有遠方巡邏衛兵的燈火在不斷移動。

    輕輕解下頭上的冠帽,褪下身上的朝服,張越癱倒在床榻,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

    從下午到方才,他的神經與大腦,一直處于緊繃狀態。

    為了拍好皇帝的馬屁,同時也為了在他面前留一個好印象。

    張越幾乎使出了渾身解數。

    總算是把皇帝伺候的舒舒服服。

    回想著穿越以來的日子,張越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議。

    簡直如在夢中一般。

    摸著腰間的綬帶,張越微微一笑:“侍中領縣令……”

    “終于可以大刀闊斧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有著皇帝做靠山,又是以侍中領縣令。

    這幾乎就是一個比后世電視劇里的八府巡按和欽差大臣還威風的存在!

    不僅如此,天子還授給了他符節,準他便宜行事。

    換句話說,他可以先斬后奏。

    上一個獲得這樣的特權的人,叫暴勝之。

    然后,他拿著這個權力,在齊魯吳楚砍了一萬多個腦袋,其中包括一大批不作為的地方官,煽風點火的豪強,殺的血流成河。

    如今,暴勝之已經官拜御史中丞,為漢家重臣!

    但張越很清楚,他去了新豐。

    殺人的事情,最好忍住。

    能用權力和手腕解決的事情,最好不要動刀子。

    這倒不是出于名聲或者顧忌輿論。

    這些都是浮云!

    楊可活著的時候,天下人人詛咒。

    可有人能傷他一根寒毛嗎?

    人家最好還不是風風光光的壽終正寢?

    桑弘羊操鹽鐵之權,用均輸之制,士林輿論天天嚷嚷:請烹弘羊。

    他有掉過一根毛嗎?

    所以,若張越的志向是拼命向上爬,那他就任的第一天就會揮舞屠刀。

    學習義縱、咸宣、王溫舒等前輩的方法,二話不說,先砍光新豐縣境內的豪強再說。

    這樣做的好處是很多的。

    首先,豪強死光光了。

    他們的土地、財富與牲畜就可以分給平民。

    如此,社會矛盾大大減少,貧富差距一夜拉平。

    其次,豪強們死光光了,地方上,自己就是皇帝。

    整個新豐都將成為他的一言堂。

    說叫百姓做什么,百姓就會做什么。

    下面的官吏,更會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而他本人的政績,也將飛快增長。

    上任一個月就‘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半年就能‘百姓歡騰,皆號明公’。

    然而,這只能讓自己升官。

    而不能讓自己的理念和抱負得到施展。

    更別提建立什么利益集團,拉起什么小團隊了。

    你都把人殺光了,誰還跟你玩啊?

    都知道你是個瘋子了,誰還肯學你的東西?

    所以,義縱、咸宣、王溫舒,無論他們曾經何等風光,何等顯赫。

    但終究都是人亡政息,人走茶涼。

    他們甚至沒有改變任何事情。

    他們曾經揮舞起屠刀,屠戮無數豪強的郡縣,在他們卸任后,不過三五年,豪強們卷土重來。

    他們曾經的政績,那些歡騰的百姓,那些‘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民風,轉瞬之間消失無蹤。

    與之相比的,則是兒寬的治理方式。

    兒寬當年擔任左內史(現京兆尹)時,作為一個儒家大臣,他表現的根本不像歷史上出現其他儒臣。

    他就任的第一天,不是去內史衙門上班。

    而是帶著家臣和仆役,風塵仆仆的前往治下十二縣巡查。

    他穿縣過鄉,去田間地頭與鄉中三老,地方名士以及官員交談。

    詢問他們地方的地理、環境、水土、風俗。

    整整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他走訪了治下的每一個鄉亭。

    然后,他回到長安,立刻上書,請求開鑿六輔渠。

    就這一件事情,他立刻收獲了治下十二縣的民心。

    不拘階級、貧富,人人以為兒寬是西門豹一般的人物。

    兒寬當年究竟何等得民心?

    史書和原主的記憶,都明明白白的告訴了張越。

    據說,當年,國家對外用兵,軍費吃緊,天子于是要求各地加緊征收賦稅。

    兒寬卻擔心百姓生計,依然如往常一般,耐著性子,一個鄉一個鄉的收,以此確保百姓的負擔在合理范圍之內。

    于是,皇帝震怒,坊間有消息說,兒內史要被罷官了。

    消息傳出去,整個左內史治下十二縣百姓都激動了起來。

    幾乎沒有人組織,十二縣的百姓就自發的挑著糧食,帶著錢帛,來到了長安城,在左內史衙門門口排起長隊。

    不過三天時間,整個左內史治下的賦稅全部征收完畢。

    而且,無論是數量還是速度,全國第一。

    兒寬因此拜為御史大夫,位列三公!

    但張越看重的卻不是兒寬這樣做帶來的好名聲。

    而是兒寬這樣做了以后,儒家在關中的發展。

    在兒寬為左內史前,關中的儒生數量,一直不如法家和黃老學派。

    而在兒寬擔任左內史六年后,關中儒生數量反超了法家。

    因為,地方豪強和地方的宿老們都覺得,儒家很不錯。

    至少比起法家那些糙貨強多了!

    張越很明白,若是想要自己的主張和理念被人接受,并且成為‘普世價值’。

    不僅僅得有皇室背書,還得有天下人,主要是作為統治階級主力的地主階級認同。

    不然就不可能成功!

    儒家為何能獨霸中國兩千年?

    除了儒家思想為統治者所接受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儒家與地主階級,捆綁在一起了。

    甭管是公羊學派,還是谷梁學派,還是思孟學派。

    或者他們的徒子徒孫,理學、心學、泰州學派。

    幾乎所有的成員,都來自地主階級。

    哪怕偶有寒門士子通過科舉混了進去,很快,這些寒門士子的家族也變成了地主。

    所以,不管怎樣改朝換代,無論是誰坐天下。

    哪怕蒙元滿清,儒家的地位始終不曾變動。

    也沒有人能變動!

    只是……

    兒寬的道路遠比咸宣等人的道路要艱難、辛苦。

    咸宣等人的成功,是可以簡單復制的。

    而兒寬的道路,不僅僅需要自身有能力,還得有一大幫志同道合的文士、官吏輔佐和協助。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250计划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