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獵妖高校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八個周一

獵妖高校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八個周一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jzogtp.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鄭清那個糟糕的小故事雖然毀壞了胖子用湯的心情,卻并沒有徹底打消他的食欲。反而讓他有借口重新添飯加菜了。

    只是去窗口處轉了一圈,胖子便重新端了幾樣美味上了桌。

    不過這一次,他將自己的湯換做了與鄭清一樣的玉米濃湯——這是一種非常保險的措施。最少,鄭清不會冒著惡心自己的想法再講一個小故事。

    坐在餐桌旁邊后,胖子瞅著吸溜正歡的公費生,冷笑兩聲,忽然抓著勺子在自己新買的那一小盒酸奶里攪了攪,舀了一勺略顯白色的濃稠酸奶,澆到之前被推一旁的甲魚湯里。

    白色的酸奶仿佛一塊難看的色斑,掛在甲魚湯略顯清澈的湯面上。

    “這樣就很形象了吧。”胖子不無惡意的嘿了一下。

    這一次,換做鄭清喝不下去了。

    “就為了惡心我一下,你浪費一盒酸奶?”年輕公費生睜大眼睛,語氣有些不可思議。

    “不,這不是浪費,這是必須的損失。”辛胖子晃了晃粗短的手指,義正言辭:“在食物的戰爭中,沒有贏家,統統都是輸家。但在食物的戰爭中,我是不能失敗的。”

    一番中二度十足的話從胖子口中說出來,鄭清竟然覺得非常合適。

    這讓他很是懷疑自己心態是不是出了問題。

    “你倆已經是成年人了,能不能表現的成熟一點!”眼瞅著兩人要開始撕逼,忍無可忍的蕭大博士終于低聲咆哮起來:“不要表現的像個小學生一樣!”

    鄭清與辛胖子終于消停了一點。

    一個梳著馬尾,臉色稍黃的男巫拎著紙袋,急匆匆闖入食堂,穿過用餐大廳。他進門時帶起的冷風激起門邊幾個餐桌一片抱怨。

    男巫趕忙回頭,連連作揖致歉,腳下的步伐卻絲毫不見放慢,徑直向供應餡兒餅的窗口跑去。

    “那是尼古拉斯吧,”張季信眼睛最尖,率先發現了餐廳門口的小騷亂,好奇的揚起眉毛:“他這么著急忙慌,是要干嘛去?”

    辛胖子剛剛給嘴里塞了一個小籠包,聞言,扭頭向尼古拉斯所在的方向看去。

    “哦,他呀。”胖子費力的咽下嘴里的包子,滿嘴流著油,筷子已經夾起了下一個犧牲品,同時嘟囔著:“聽說找了個好兼職,最近忙的不亦樂乎呢。”

    “兼職?”蕭笑同學的耳朵豎了起來。

    鄭清也對這件事有了興趣,眨眼便把幾秒鐘之前與胖子的齟齬忘得一干二凈:“現在還有適合我們的兼職?最近島上不是勞動力過度充裕了嘛……連我們的小店都時不時有人上門詢問需不需要臨時工。”

    去年沉默返潮提前,導致今年大批應該進入森林深處的魔法生物部落滯留在學校附近,為貝塔鎮的商戶、煉金作坊等提供了大批廉價勞動力,致使第一大學那些眼高手低、經驗不足的年輕巫師兼職渠道迅速減少。

    鄭清聽蔣玉說過,學生會現在已經開始考慮提供公益性崗位,來幫助一些家庭困難的年輕巫師度過難關,避免他們因為買不起實驗材料影響學業。

    “有矛盾,就會有市場,有市場,就會有需求。”胖子夾著包子的筷子顛了兩下,最終放棄立刻把它塞進嘴里的沖動,耐心向幾位同伴嘮起來:“現在第一大學最顯眼的矛盾是什么?阿爾法與九有學院之間的矛盾。”

    “所以咧?這能有啥市場?”張季信一如既往懶得思考:“難道有哪個社團需要雇傭打手嗎?我怎么沒聽說過這樣的消息。”

    “愚蠢。”辛胖子冷笑兩聲:“在學校的規則之下,少有人膽敢明火執仗斗毆。大部分斗爭都發生在拳頭以外的地方。比如輿論、輿論,以及輿論。”

    “這跟兼職有什么關系?”紅臉膛男巫一把將手里的面包捏扁,但仍舊耐著性子問道。

    “演講要不要聽眾、要不要托?發傳單要不要臨時工?你以為那些歡呼的、吶喊的、示威的人里面,有多少是奔著理想與信念去的?”

    “所以說,”鄭清總結道:“尼古拉斯是找了個發傳單的活計,對吧。”

    辛胖子難得猶豫了一下,停了片刻才小聲說道:“聽說他還接受了貝塔鎮郵報的付費采訪……因為貝塔鎮郵報給的潤喉費很豐厚。”

    “愚蠢。”蕭笑重復了胖子之前說過的詞。

    鄭清點點頭,看著尼古拉斯匆忙的背影,臉上浮現一絲憂慮:“我們要不要提醒他一下?貝塔鎮郵報是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而且它還有那邊的背景。”

    那邊,相對于九有學院來說,自然就是阿爾法學院了。貝塔鎮郵報雖然號稱客觀中立,但報社大部分成員卻都是阿爾法學院出身,先天就帶了濃厚的阿爾法色彩。再加上報社就位于阿爾法堡外的貝塔鎮,可以說后天也籠罩在阿爾法的影響之下。

    鄭清曾經接受過這份報紙的采訪,當時他還天真的以為自己會因此受到學院表彰。卻不料報道出爐后,他在采訪中的話被移花接木、東拼西湊,硬生生變成了聲討九有學院教學理念的文章。這也導致一段時間內,他在學院的處境非常狼狽。

    “正是因為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覺得他接受采訪應該有所準備。”對于鄭清的建議,辛胖子倒有些不以為然:“好歹他也是貝塔鎮本地人,在學校也呆了兩年多了,不應該不清楚那份報紙的尿性……既然他同意了采訪,應該做好準備了。這也是為什么,當初聽到這個消息后我沒有去制止他。”

    胖子的分析也有道理。

    餐桌上一時陷入異樣的沉默中,只能聽到眾人咀嚼與啜飲的細碎聲響。

    不遠處,尼古拉斯已經買好午餐,抓著那個油乎乎的紙袋重新向食堂外走去。腳步一如既往的匆匆。但是看他臉色,卻似乎比以前明亮了許多。

    鄭清瞇著眼,看著尼古拉斯遠去的背影,最終嘆口氣:“總之……不管怎樣,我們自己是不能隨隨便便接受那些亂七八糟媒體采訪的。我以宥罪獵隊隊長的身份要求大家平日謹言慎行,尤其是現在這種敏感時刻。只要我們不惹麻煩,不給九有添亂子,就再好不過了。”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250计划时时彩